您現在的位置 >> 首頁 >> 校園文學

五月薰風

作者:崔鴻博     供稿單位:校報記者團      發佈時間:2021-05-31     瀏覽次數:



雨生百穀,把北國暮春的街頭淋了個透。微風颺曉,吹開了蒙在藍天額頭的雲彩。沒有千里冰封、萬樹梨花的蕭瑟悽美,亦無黃花零落、紅楓覆霜的華麗熱情,五月的天綻放着他浪漫的情愫。孟夏五月,夢夏一場。少年的夢裏,有早已翻頁的惴惴不安和傷痕所化的勳章,有海中腥鹹,有餘暉殘陽,有彼此緊擁的微風和彩虹,有蟬鳴不止以及不凋謝的玫瑰。

五月是夢的季節。我們曾在千軍萬馬的獨木橋下默頌祝詞,曾把書卷和着汗水熬成苦澀的良藥,也曾把時光混雜淚水肆意地潑灑。我們的腳是犁,是鋤頭,趟過孟夏五月,用足跡在無垠的土上按下種子的搖籃牀,曲折蜿蜒漫向麥粒漸滿的小滿時節。那一年,我們提筆,在六月七日的試卷上寫意着青春的洋洋灑灑,蘸一縷似水流年,拂一抹眸中深潭,在早已疏鬆好的土壤上揮灑下甘霖。不論乾涸貧瘠,還是甘甜肥沃,總是能結出夢想的吧。走過的足跡,我們把他們封存在心靈的博物館,打上“經驗”“教訓”的烙印;觸之不及的星空,我們用“憧憬”與“遺憾”定義他的深邃蔚藍。

五月是生命綻放的季節。浪漫是五月的自傳,就記敍在初夏的晚風裏面。五月是神話,是少年的童話,他褪去我們的衣冠,摘下星星築成夢的柵欄,推搡着赤腳打鬧的我們,在大人看不懂的荒唐和無邪所堆砌的花園裏埋下世紀的時空膠囊。

柳絮的紛飛早已落定,七月流火還未到來。梧桐的喇叭花凝下一滴蜜,把陽光折射出甜膩的七彩,照在密密匝匝的潔白槐花,那是細心的五月為素潔淡雅的襯衣領點綴上華麗的流蘇。五月是一個浪漫的唯物主義者,他從不矯揉的誇飾,也不妄自菲薄,只用那最樸素的自然氣息卻把這暮春孟夏的圖景繪得淋漓盡致。

可惜我沒有自然的鬼斧神工。我像只能長鳴的夏蟬,困於地面,囿於歲月。於是我放棄所愛奔赴山海,燃燒自我追逐星辰,像夸父逐日,像精衞填海,只為追尋一個永恆的證據,於青春消逝你我告別後,仍能勾勒出今晚最美的月色。我千瘡百孔的靈魂一遍遍告誡我這不可能,我卻仍執迷不悟。終於五月的風讓我頓悟,每一條維度都不是生命的量尺,沙子修築的虛榮城堡總會被浪花淘盡,用青春的汗與淚熔鑄而成的圖騰才是雋永。歲月侵蝕並非垂老,熱血冷卻方墮暮年。神話的締造者是少年,現實的鑄就者是少年,我所追尋的答案是少年,五月即是少年。

少年就是少年,他們看春風不喜,看夏蟬不煩,看秋風不悲,看冬雪不嘆。他們可以策馬馳騁世間榮華,他們也可藴袍敝衣處富貴間。他們一無牽掛單挑塵世,頭破血流也不等結痂就捲土重來。他們愛着太陽,愛着月亮,愛着大海和微風、樹葉和玫瑰,他們愛這世界勝過愛自己。他們無所畏懼,只因是少年。


版權所有:黨委宣傳部、新聞中心 推薦在IE8下瀏覽網頁